© Just Run|Powered by LOFTER
be a silent pupa.



生命该像个爷们儿一样战斗。

我觉着creep这首歌真的好容易让人失去理智
昨天听了一天的creep越听越沮丧越听越难过

下午和田妈对完答案人都崩溃了
做错题也继续错
半小时做了仨
音响里鼓点越来越清晰
脑子就开始一片空白了

我把笔一扔 然后告诉田妈 不想做了
然后把这两天心里不断重复的负面情绪全一五一十的说出来告诉他了

然而听着creep的我跟中毒了一样
全然就没有把他和我说的话静下来好好想想的意思
下一秒就开始注销用了五年多的豆瓣帐号

过程非常顺利 我也没什么不舍得

友邻里有我觉得很虚伪的人也有让我很恶心的人
只是碍于面子我也从来没有把话摊出来说过

也有原本是豆友现实生活里成了朋友的
只是这些朋友大多让我很失望
他们让我开始对朋友二字产生了怀疑
甚至让我有种被欺骗了感情的感觉
虽然大多时候其实都算我一厢情愿 所以“欺骗”二字说出来都有血口喷人之感

但是这种事情对于重朋友的我而言真的特别沮丧
尤其是当我好几个夜晚都想着“好累要是能来一盒安眠药一了百了就好了”这种没用的事的时候
我连一个能倾诉的人都觉得好难

这种事没脸告诉家里人 但是其实也两天没有和他们说过任何话了
头一次抑郁成疾发生在我身上
体重一天天掉也不知道该笑还是该哭

我这些年来最重要的五个朋友
一个在日本每天累的要死我不敢再七七八八的传播负面情绪了
一个我都不好意思再给他打电话诉苦
一个感觉永远在拍戏忙碌老子都想和他绝交了
一个又是玩了十多年但是其实对谁都不咸不淡找他说也没多大用
一个是已经结婚她已经把能告诉的都告诉了我但我好像一定要吃了亏才想起来要照做

唯独几个平日交涉不多甚至是从来没见面最近认识的朋友在cubie instagram上一次一次的给我打气和我开玩笑让我高兴起来

我的大学同学田妈其实也是个现实生活里和我没多大交集的男生
但是我们每次在Q上聊冰火 聊美剧 聊爱好都能特别开心
我的一些不开心有时候也会和他说
田妈在班上其实并不是一个特别高调活跃的人
这个女气的名字还是因为排话剧时他一个男生是我们五六个鸡婆女生的组长 我给起的
但是他也从没介意过

班上的人都觉得我是一天到晚乐呵呵的妹子其实这谁她妈不会装啊

我从来都不是个很会装得高兴的人
而我这样的一个瞒不住心情的人 真的太想对一个信的过的人 把不快一吐而出
最重要的是 我好希望我得到的不是敷衍的什么安慰
我想要的是能感受到久违的真正对朋友的关心

刚放假的时候和田妈聊着美剧
我突然特别扫兴的拜托他每天帮我对阅读练习的答案
没有想到田妈答应的特别爽快

之后的几天 有时我起晚了或者过了很久都没什么动静他都会提醒一样的对我说“我在线的 如果做完就发给我”

昨天我告诉田妈把豆瓣注销了
他说没必要吧 起先还没什么
后来越想越难过

每次出去玩都给我惊喜给我寄片的刚刚好我还没请吃饭
每次不开心都相互安慰的小马哥可能以后也不能在豆瓣上瞎侃了
还有特别有缘分的小H和安倍
说好自由行开放之后要见的台中的阿闪
还有好多好多可爱的我在意的曾经给过我正能量的人

然后我告诉田妈心里难受去哭一下
之后的半小时闷在被子里郁闷了好久

一小时后田妈说
“出去走走吧 就在你家附近 我骑车过来 你在哪里”

田妈家汽车过来真的挺远的 而且那时候爸爸刚回家家里还没弄晚饭
所以后来就被我拒绝了

只是被田妈这句话感动了好久
而且我大概是不想田妈看到狼狈的要死的我吧 我告诉他改天 那时候我一定不会是给“千里迢迢”赶来的他一张苦脸看的


话说好早的时候 jean很认真的告诉我说
will你要是不那么老是上网的话
一定会好很多的


今天起了个大早去自习
在省图也还算充实 把昨天完成了一半的阅读精读完了 还做了听力 听了三篇科学美国人 背了十页单词
五一路又有坑了 幸好家里的人平安
爸爸也差点就堵一天在路上

下午开instagram 昨夜发的那张鼓励自己要坚强的大字报 从相互fo第一天到现在每天都给我点赞给我加油的两个朋友都留言说加油

这种久违的真切的 真实的感觉
真的太棒了

from总有一天会回豆瓣的will